<rp id="p9fer"><acronym id="p9fer"><input id="p9fer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  <rp id="p9fer"></rp>
        <button id="p9fer"><acronym id="p9fer"><menuitem id="p9fer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<progress id="p9fer"><track id="p9fer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<rp id="p9fer"></rp>
      1. 
        
      2. <span id="p9fer"></span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p9fer"><pre id="p9fer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  <th id="p9fer"><pre id="p9fer"></pre></th><tbody id="p9fer"></tbody>
        <dd id="p9fer"></dd><li id="p9fer"><object id="p9fer"></object></li>
      3. <rp id="p9fer"><object id="p9fer"><input id="p9fer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客服熱線: 400-6880909
        本網站支持IPv6    
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企業動態 > 公司新聞

        云南國際信托甘煜:堅守信托本源助力譜寫第二次發展華章

        甘煜.jpg

        甘煜   云南國際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長


        信托業堅守“受托人”定位、回歸本源的意識要牢、守正要足、忠實要夠、專業要強。如此,信托業才能發揮固有的制度靈活優勢和創新基因,才能滿足各種社會需求的廣泛靈活性和復雜性,真正走上核心競爭力賦能、高質量、內涵式、可持續的發展之路。
        來源《當代金融家》雜志2021年第4原題《堅守信托本源助力譜寫第二次發展華章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 歷經40多年演進歷程,信托業在助力我國經濟與民生發展的藍圖中,扮演了重要角色,取得了長足發展。明者因時而變,知者隨事而制。當前我國經濟正從高速增長期轉向高質量發展的增速換擋期,在“雙循環”新發展格局下,信托業必須因時而為、順勢而變。只有轉變傳統粗放型發展模式,夯牢“受托人”定位,加速本源回歸,守正出新,進一步挖掘、激發和彰顯獨特的靈活制度優勢,才能順利譜寫出第二次發展的曲線華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

        堅守本源初心,因時順勢而為

         

        回顧歷史可見,我國信托業迸發的蓬勃生機和多年高速發展之勢,離不開經濟整體上行的契機和制度紅利賦予的優勢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首先是經濟熱土的哺育,為信托業的發展創造了長期有利的環境。伴隨改革開放的啟動,信托業作為彌補銀行業不足和金融改革排頭兵的重要角色,開啟了貼合時代脈搏、一路高歌猛進的進程。2017年,信托業以26.25萬億元的資產管理規模,躍升為僅次于銀行業的第二大金融子行業,同時也為實體經濟發展貢獻了大量資金(2020年信托行業服務實體經濟成效顯著,近半數信托資金直接投向實體經濟,成為金融市場的一個亮麗角色)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次,信托業在2001年以來的“一法兩規”及一系列法律、政策加持下,獲得更為明確的、堅實的制度紅利支撐,為其跨領域進行靈活資產配置注入了獨特動力。對信托制度的分析可見,信托已經取得了獨特的法律關系和角色定位,有獨特的制度安排作為依托,具有獨特的使命;在功能定位上,信托也是一個獨立的金融業態,具有自己的獨特功能(如因所有權、管理權、經營權的分離而衍生的財產轉移與管理、風險隔離等特殊功能,區別于銀行、保險、證券、基金等金融子行業),為其贏得了極具個性的獨特發展意義和現實價值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然而,值得注意的是,信托業近十年的高速發展存在賺快錢思維和粗放式增長特點,使得原本的信托“受托人”定位發生偏離,體現在展業方面,具有信托特色功能定位的財富傳承信托(如家族信托)、他益性或公益性信托(如慈善信托)、股權投資類信托、主動管理類信托等業務的發展沒有達到預期;相反,通道類的同業信托、自益類信托、債權融資類信托、被動管理類信托等業務占據了主導地位。圍繞新時期實體經濟和民生發展,信托的本源優勢、更多潛力和生機,并沒有深入迸發形成應有的更大社會價值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過去發展之依托,亦是未來之依托。緊扣我國宏觀經濟之向、民生美好生活之需,才是信托生存和發展之本。信托雖然是海外舶來品,但自從信托法律制度被引入中國并進入實務運作階段,就打上了中華烙印、具有了中國特色,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,以“中國式信托”方式運行。我國的信托法情境不同于英美法系和大陸法系,雖然借鑒了原產地的諸多要素,但必須貼合國情、符合特定發展使命和監管規范,即必須服務于國家經濟的整體發展安排和社會進步的總體目標。這是包括信托業在內的我國金融業的立足之本、生存之基和發展之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論語》有云:“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”當前,我國經濟面臨緊迫艱巨的轉型升級壓力,在“十四五”規劃和國內國際“雙循環”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,金融體制改革有待深化。信托業只有堅守本源初心,主動糾偏、順勢而為,才能行穩致遠;只有在服務國計民生中彰顯自己的社會價值,才能持續做大、做優、做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

        堅守“受托人”定位,主動糾偏、加快轉型

         

        將社會利益和投資者利益放在第一位,是堅守信托“受托人”定位的基礎。“受托人”定位具有明確的法理依據。我國《信托法》明確規定了受托人應具有的資格要求和責任義務,且分析立法意圖可見,相關條文亦彰顯了受托人在信托關系中的重要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信托法》第二十五條規定,“受托人管理信托財產,必須恪盡職守,履行誠實、信用、謹慎、有效管理的義務”。委托人、受托人、受益人構成的信托關系三方當事人中,受托人的盡責表現如何,直接決定了信托目的的最終達成(效果)。只有受托人盡責,委托人的意愿和受益人的正當利益才能得以順利實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首先,要勤勉盡責,不僅對主動管理型業務要履行嚴格的管理人義務(包括認真盡調保障產品/項目的真實與合規性、審慎運用和處分信托財產、做好投資策略和風險預判等),針對被動管理型業務也不能大意,必須關注項目風險、信息披露、運營管理等潛在隱患。比如,委托人與受益人之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,從而導致受托人利益受損?融資方行為是否存在違規?一味以通道業務為由免責,并不能提升行業風險管理能力,也不能幫助信托公司在法案糾紛中立于有利地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次,要厘清受托人與投資者的合理關系。“賣者盡責”在“買者自負”之先,在前者的前提下,才能利于后者(尤其是利于強化投資者的正確風險觀,為行業培育更多合格投資者)。信托業是經營管理風險的金融子行業之一,產品一旦被異化為“保本保收益”的“類銀行存款”產品,信托公司將難以維系——風險隱患無法永遠消化在內部,尤其是逆經濟周期下,受托人如果以剛性兌付代替盡責,“買者自負”的風險意識將難以真正樹立起來,整個行業也難以實現良性、可持續發展。這是不可承受之重。因此,打破剛兌,勢在必行,刻不容緩。當然,信托公司更不能故意隱匿信息,將風險轉嫁給投資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再次,在戰略安排、發展路徑和重點業務的選擇上,信托公司要始終堅守受托職責,秉承委托人正當意圖,以受益人合法利益最大化為主基調和核心,不偏離受托人定位,不能為了股東利益而損害信托財產。一方面,這需要從受托人文化灌溉、公司治理完善、業務流程優化、內控機制與薪酬考評提升、人員道德品行培育與引導等諸多方面,綜合平衡好受托人與股東、監管層、投資者之間的關系,管理層與經營層之間的關系;另一方面,需要信托公司充分認識理解受托人的“經濟人”逐利本性和外部性——信托關系中,受托人相較委托人和受益人擁有信息不對稱優勢,傾向于選擇能夠最大化自己效益水平的行動。正是基于此,《信托法》對信托公司的勤勉義務、忠實義務做出了明確的法理安排,旨在引導受托人為了受益人的利益而努力,防范受托人的道德風險(如隱藏信息、隱藏行動等)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最后,信托公司要深刻認識到回歸信托本源就是回歸受托人定位,審視信托本質目的,主動糾偏,切實履行受托人義務,不做違規套利通道,不做失責信用中介,不做異化圈錢(工具)平臺,合規經營,加速轉型回歸本源業務,真正發揮信托的靈活機制,引導社會資金投入支持實體經濟和改善民生的事業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

        回歸本源業務,培育新增長點

         

        目前,在泛資管逐鹿時代,信托與其他競爭主體相比,原有的制度優勢被拉平,競爭日趨集中化、白熱化。加上嚴監管持續背景下,信托傳統業務的“三駕馬車”(通道、地產、政信)不斷承壓,舊有模式的發展空間被擠壓,難以再驅動信托業的快速增長。如何尋找新的路徑擴展盈利空間?按照監管引導方向,信托公司可結合自身稟賦,以受托人定位、回歸本源理念規劃業務轉型,在多個層面尋找契合自身特點的經營定位與戰略布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例如,在資本市場領域,發力證券投資業務不僅能劍指巨大的潛在市場空間,而且能發揮信托的傳統創新經驗,是其跨領域資產配置這一靈活制度優勢的用武之地和重要舞臺。1990年中國資本市場發軔,1991年信托公司即以證券投資信托業務在資本市場進行了有益探索,三大模式(分別為深圳模式、上海模式、云南模式)至今為全行業在該細分領域的發展,創造了特色路徑,提供了有益的經驗參考。在國家大力發展資本市場為實體經濟擴大直接融資渠道的背景下,遵循資管新規、資金信托新規等政策的引導,信托擴增標品服務種類,發揮跨市場資產配置優勢,實現一二級市場金融服務聯動,有利于彰顯信托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初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再如,與受托人定位結合緊密的業務,如資產證券化、企業年金信托、家族信托、財富管理、養老信托等,既具有廣闊的市場發展空間(無論是當前我國產業升級浪潮、大消費浪潮、資本市場創新發展浪潮,還是約4000萬家中小企業融資痛點等,都創造了巨大的市場需求),又能真正有效發揮信托財產獨立性、風險隔離的功能優勢。信托公司可以根據自身情況,從中選擇可深耕的細分領域,重點優先布局。當前關鍵在于,要放棄對傳統盈利模式的留戀,盡快修煉內功,讓自身能力足以匹配、深入參與對應的細分市場,銳意進取,傲立市場潮頭。尤其是在大資管競爭態勢下,信托要加速提升自己的綜合能力,如資產配置能力、市場研判能力、投研能力、風控能力、IT系統配套支撐能力、凈值化運營能力、權益類產品創設能力、標品創新能力等,不同公司需要根據各自戰略側重點,補足內力,方能以差異化比較優勢,實現彎道超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此外,傳統的主營業務亦非完全拋棄,只是新時期須順勢而變,進行升級改造。以地產信托和政信平臺業務為例,可以將融資類信托方式改為股權投資信托、資產證券化、城投債投資、產業基金等方式,升格業務模式,繼續獲得新的盈利支撐(培育新的增長點),前提是轉變思路、加大風險評判和項目掌控能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河奔流開新路,層巒竦峙爭高峰。信托業堅守“受托人”定位、回歸本源的意識要牢、守正要足、忠實要夠、專業要強。如此,信托業才能發揮固有的制度靈活優勢和創新基因,才能滿足社會需求的廣泛性、靈活性和復雜性,真正走上核心競爭力賦能、高質量、內涵式、可持續的發展之路。 

        誠信引領未來    專業創造價值

        400-6880909 周一至周五9:00-11:30 13:00-17:30
        立即預約
        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,欧美综合色在线图区,欧美综合精品视频